林盼

最近喜欢兵长!我要写乙女!


)哈咯(。3159957951 🐧号 



有人约稿嘛!(BL,BG)(不接GL)(车可以,清水可以)



没钱恰饭了(有一阵子没更新了呢)   

我什么oc,同人,乙女都🉑️!!不了解的我会去查一下,学习一下的。一般一周出1w?!!  
价格什么的:10-20r/1k???可刀的啊!




文风sample什么的除了看lofter,我也可以发! 


3159957951(企鹅号)来约约! (不扩列哦)



谢谢🙏 (来Lofter私我也可以)

没有标题,这个是爱情!

兵长杀我......为利威尔兵长献上心脏。



《血液供给》修改

德哈德无差,(慎)无魔法设定,周六(改了一下)更完。(德拉科:吸血鬼。哈利:普通人类)(暴躁H X 妖孽D)




1996, July 17th. 随着嗜血病毒的爆发,整个世界彻底进入了恐怖的黑暗时代。 



— — — 分割线 — — —


01)


伦敦曾经熙熙攘攘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,自从1996年七月份史无前例的嗜血病毒爆发以来。如今,坐落在无际的废墟中的伦敦,荒废,破败,空无一人。过度的寂静,震耳欲聋地回荡在上空。宽阔的道路笼罩着阴郁的荒芜,仿佛在低语着鬼城的幽深秘密。金属色的云无情地从空中压下,令人窒息的黑色棉布覆盖着这个城市。呼啸的风驱散了最后几丝苍白的月光,赶走了那些试图穿透黑暗的星星。颜色从世界上消失了,树梢的四周呈现出朦胧的可怕轮廓。



可在今夜,远处传来的脚步声打破了无色的宁静。



哈利简直要被疲劳和自己狂乱的心跳给浸透了,祖母绿的眼睛几乎被灼热的怒火灼伤。因为担心自己会成为身后怪物的食物,上气不接下不停地发抖。在他的身体两侧,骨节分明的手指弯曲成拳头,向前奋力地摆动着,似乎这样做会让他移动得更快。在他身后,哈利仿佛可以听到来自地狱的咆哮和来自死者的嘲笑。这一切,都让他的骨头有点微微发冷,不过汗珠还是从他汗津津的手上淌下来。



“求求上帝,我要活下来。”哈利绝望地喊着,鼓足勇气和信心继续奔跑,同时也激励着自己临近崩溃的体能,心脏在疯狂跳动,胸部在嘶吼尖叫。空气根本不够,血液里的氧含量也在快速坠落。不过哈利还是尽可能地奋力向前,希望上帝会给予一点点怜悯,把他带到一个安全的避难所,或者带来一点希望的光芒。所以,他继续向前跑,步伐仿如踏在猛吼的风上,但身后那些凶猛的讨厌的吸血鬼们追赶他的速度更快,嗜血的磨牙声越来越近......



不过,就在他即将屈服于命运之际,哈利突然发现了在路的尽头有一件虚掩着门的旅馆隔间。狂喜的心情冲上了他内心的深处,没有一丝犹豫,哈利快速的闪身,把自己拉进了房间,反锁铁门。“哐”


02)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等哈利的眼睛终于适应了黑暗的环境,他察觉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。在这个小单人间的左边角落瑟缩着一个男孩。男孩笔直黑西装下面的单薄肩膀,在诡异的剧烈抖动,苍白的皮肤在黑暗里笼着一层淡淡的晦暗光晕。长腿弯曲交叠起来,纤细的脚踝无力地摊在地上。哈利有点诧异,可是他紧接着注意到了男孩的头发— —月亮般淡金色的柔软发丝,垂在男孩瘦削的脸颊上。还有刘海下,若影若现的钴蓝色双眸。



“马尔福!” 哈利压低嗓音吼道。男孩的身形明显震了一下,没有回答。



“马尔福!他妈的!”哈利又吼了一声。虽然他一直都想遇见个人,可他也没想到居然就遇到了马尔福!那个仗势欺人的小混蛋!



德拉科在听到这声低吼后,猛地抬起了头,目光直直地射向了哈利。“操!你眼睛怎么回事!”哈利不禁破口叫道,马尔福的眼睛里布满着纠缠混乱地猩红血丝,瞳孔上罩着的那层意味不明的透明水雾在隐隐闪烁。



“滚。”德拉科咕哝地向哈利喊。



“你怎么回事啊?吃错药了?我能去哪里?”哈利感觉怒火又慢慢点燃了。



可这次德拉科没回应了,他的头又慢慢地低了下来,整个身体开始更加猛烈的摇着,就像是暴风雨里的树枝。哈利看着他的手指嵌入皮肤,然后有开始疯狂地刮着皮肤,细嫩的胳膊被划出了许多道触目惊心地血痕。



“马尔福!你犯什么病!”哈利惊诧地喊道。而好像是听到了哈利的呼唤,德拉科停止了抖动,摇摇晃晃地支起了身子,形销骨立的身体在夜色里踉跄地走过来,毫无血色的脸缓缓地抬起来......



随即在哈利失去知觉前,看到的唯一就是,一双血红的,充斥着杀意的眼睛。




03)




肩弯处的细微的扎痛感,把哈利从短暂地昏迷拽了出来。他诧异的发现自己被人用铁链捆绑在床榻上。紧紧地缠绕着的铁链,把纤细的脖颈勒出了一道道血印。他的衬衫被人粗暴地扯掉了,撕成一条条的放在旁边。而在锁骨肩弯处,一个柔软的脑袋伏在上方,尖利的牙齿刺穿了哈利的皮肤,血液在缓缓地抽离身体。



“操!放开我!”哈利绝望地尝试挣扎开束缚自己手腕和脖颈的铁链。



淡金色的脑袋往下坠了一点,牙齿更用力地戳进他的皮肤,握在他腰间的手也更用力了些。“嘶” 一声痛呼从哈利的喉咙脱离。而,不知为何,着好像是更为这场血腥添加了乐趣,搭在身上的德拉科,把他狠狠地摔到墙上,然后立在床前。



“闭嘴,波特。” 德拉科不耐烦地用手梳了梳头发,扯掉了西装上的领带,随意地甩到地上。



哈利注意到,德拉科的眼神里的血红已经褪去了不少,不过血丝还在浅白色眼白里,错杂遍布。“你把我放开。我是不会成为你的血液供给的。” 哈利大声吼道。



“波特。你是不是从来不看书的,你不知道吸血鬼吸的第一个人,就会拥有成为血液供给。直到,其中一方生命的终结。” 德拉科翻身跨在哈利的腰间,两腿狠狠地夹紧。



“我他妈一定要杀了你。你他妈给我下去!” 哈利都快气疯了,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为马尔福的血液供给了。



德拉科,相比之下就气定神闲了许多。他抬起食指,压了压哈利脖颈上的伤口,与舌头舔了舔指尖沾下来的血。然后,猛地用手掐住哈利的嘴,指尖沾了一下哈利的舌尖。“尝尝吧,波特。你这一身废物,也就这点血还稍微美味一点了。”



突然蹿来的血腥味,让哈利不禁咳嗽了几声。而身上的马尔福小少爷,缓缓把手指抽出他的嘴里,然后顺着自己的嘴唇绕了一圈,轻笑着咬了咬嘴唇,抬起手,修长的手指顺着哈利的胸口慢慢下移......



“滚啊,马尔福。”怒骂涌出哈利的嗓子,可声音却因为脖子上勒的过紧的铁链下滑的冰凉指腹而微微发颤。



德拉科完全没有去理,而只是挑了挑眉毛,锋利的眉毛笔直地斜斜划上去。然后,他放下了上半身,手臂环起哈利单薄的腰整个托起来,轻轻扯了扯哈利脖子上的链绳,嘴唇慢慢地咬了下哈利的耳朵,随后低声说道 “对不起,甜心,我实在是,忍—不—住—了—呢。” 哈利马上就感觉到了,那种浑身如电击般的疼痛,肋骨上方的细肉被狠狠地刺透,牙齿深深地戳入皮肉。



04)



肋骨上的刺痛逐渐加深,哈利感觉像是有成千上万只虫子在噬咬他的血肉,如电流般袭来的痛感让他不禁紧紧揪住身下的床单。



“操,马尔福,你给我滚下去。” 



他的腰被德拉科死死地搂住,动弹不得。身上的人微颤,牙齿轻轻从肋骨上的细肉中脱离,然后又粗暴地往他的脖颈处啃下。



哈利的手指更努力地攥住床单,暴露的青筋在苍白细瘦的手背上显得格外明显。从肋骨伤口处渗出的血,缓慢却连续地往雪白的被单上滴落,炸成一朵朵明艳的烟花。德拉科的牙齿更加更紧地咬住哈利的皮肤,贪婪地吮吸着他的血液,金属味的血腥混合着皮肤接触的微冷,勾着空气中一丝弥漫地暧昧,不合时宜地挑动着哈利的神经。



空气在缓慢地随着血液枯竭,推着哈利让他掉下昏迷的深坑。而就在哈利觉得自己快被抽干了的时候,身上伏着的人突然松口,然后缓缓上移...... 当哈利努力睁开眼的时候,他便猝不及防地闯入了一片幽深的灰蓝宇宙,而在那片宇宙中,猩红已经不复存在,有一种祖母绿的色彩正在从瞳孔里往外扩散。然后,时间仿佛停滞,嘴唇上传来炙热仿若燃烧的温度......



“梅林,马尔福这个混蛋在吻我?!”哈利在内心里怒吼。



牙齿被来人强硬地撬开,缠着血腥味的舌如蛇般在口腔里游动,贪婪地索取哈利的气息。哈利太想狠狠地咬下去,最好把这个混蛋的舌头咬断,可是那种夹杂水果青涩和淡淡晨雾般的少年的味道,在他的心里横冲直撞,把建立好的怒火撕成一地碎片。



不知道是因为最近的恐慌实在过于强烈,还是因为此时头脑太过脆弱。不自禁地,他缓缓地配合着扬了扬头。而德拉科仿佛是注意到他的附和,一只手更用力地揽起哈利的腰,而另一只手则按住哈利的后劲。木板缓缓地上下震荡,仿若海浪翻滚,把两人温暖地裹进风雨欲来前的迷人夜色,仍由自己被浪漫的幻境拽入深渊。



05)



等哈利再度醒来的时候,天空已经渐渐变成一种近乎于灰白的色彩,最后几丝余下的月光从铁窗往溜进来,绕住哈利已经不再被束缚的手腕脖颈。他的全身穿着着陌生的衣服,裤子的拉链拉上了一半,而衬衫上的纽扣胡乱地系着。



地上,一张被撕开的纸上,利落的记着几句话:“波特,我出去给你找点吃的,你别走。我马上回来。Yours(被划掉了)D.M。” 



“Shit。我干了马尔福,”哈利冲着空气低吼了一声,可马上下半身袭来的疼痛感,把他的脸染成了夕阳般的浅红,“操,是马尔福干了我。操!”



整理下衣服,他狠狠地摇了摇头,走到门口。最后的看了一眼这个度过一晚的房间,心里莫名其妙涌上来一阵淡淡的遗憾。疲倦地抬起手把衣领立起来遮住伤口,然后哈利就头也不回地走入如同某人眼眸般淡灰蓝的晨光。


06)



说是远去寻找食物的德拉科,其实早就回来了。他躲在门后的角落里,目光紧紧地锁着哈利和那人身后,潜伏着的怪物。



德拉科用手理了理自己的头发,想再给自己一点优雅和尊严。挑头看了看发蓝的日光,随即奔向那一片乌压压的怪物......



— —




哈利的背后传来了一阵狂乱的撕扯声,血腥的气息沉重的压了过来,他有点想回头看看。




不过最终,他还是没有。




— —




在这有点微冷的早晨,德拉科已经被咬了太多次了,从很早开始他就已经感受不到撕裂带来的痛了。他的眼皮越来越沉,整个人晕晕乎乎的,血水多的都渗出了他的眼睛,在他的喉咙里炙热的滚着,不过这一生还是没结束,他就这样看着,看着这一生中最幸福的结尾时刻。




— —




眼底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个人影,越来越清晰,来人有着硬木般的黑发,瘦长的身材,和略发苍白的皮肤。


那人漂亮干净的眉眼之间,所有冰冷的血液气息都快速结冰,然后旋转,碰碎,炸裂成一片海洋般的银色的白日焰火,灿若繁星。


“德拉科,我真喜欢你。”




咯嚓一声,手臂被撕下来了。




倒也是痛的发狠,可德拉科却分明听到了自己的一声轻笑。




他又往前凑了一点,在这幻境里又离那人近了一点点。




风,吹落了一片树叶,落在德拉科的眼皮上,就好似爱人的手抚过。




德拉科的瞳孔慢慢开始扩张,祖母绿色充斥了整个世界,就这样,有着铂金头发的男孩在这夏天的早晨,最后的叹了一口气,嘴角轻轻一挑。




“哈利,我爱你。”


他伸出手伸向了那人的放下,


“你来世,要补给我啊。”


在垂下的最后一刻,十指紧握。




— —




这场夏天最后一点叹息,也蒸发在了一地滚烫的热血中。


— —


哈利抬头看了看天,阴沉的天,光芒万丈。


不知为何,心口却狠狠地刺痛了一下。

吻的小合集 (今夜无人安眠)

01)

哈利在出门的时候,又回头看了看。不知为什么,在拉上的墨绿色窗帘后,他仿佛见到了德拉科的身影。但这是不可能的,毕竟那个人就要被自己杀死了。


02)

德拉科斜靠在栏杆边,黄金般的发丝在月光下闪着点点亮光。手机屏幕上还略略带着些泥巴种们的血迹,像干枯的玫瑰一样令人恶心。手机叮咚一声,原来是,波特来信了啊— — ‘我今天必须杀了你。’ 德拉科摇了摇头,心中想着,无所谓了,这一切都无所谓了。有些苍白的皮肤,漂亮纤细的鼻梁在昏黄的灯下几近透明。 晚风在河畔轻语,时间如流沙,从宇宙的指尖缓慢却不断地流淌下来。

“哎,能别杀我嘛。只要不是你......”他最终还是这样自言自语道。声音残残破破地洒在晚风里,裂成碎片。


03)

而在时钟敲到第12次时,哈利从街道的尽头走来,手里握着的刀刃闪着盈盈冷光。昏黄的灯光轻晃,几只飞蛾直直撞入灯火。夜晚被它们振翅的声音,划开,它棕色的内脏像咖啡一样滴落天空。哈利并没感到不忍,不过说到底在靠近他的时候,却还是有点遗憾的。

这人终归还是自己的青春。虽然这也并不重要。

刀尖挑着的银白光芒,像几只透明蝴蝶,撩起几圈涟漪。


04)

在哈利用刀刃直伸向他的心口。德拉科还是微微愣了半响,他又回头往湖面尽头的方向看了一眼,还是一样的,太黑了。眼前的景象重叠,他仿佛看到了那张有着同样五官却盈满爱意的脸。一晃神,德拉科没有躲闪而是向前迈了一步,听到金属戳进皮肤’噗叽’的一声,和自己因为疼痛倒抽地一口冷气。

然后,可能是最后的一点坏心思,或者也有可能是别的。德拉科又往前迈了一步,揽住哈利的腰,一拽便就嘴唇相抵。


05)

如小蛇一样的舌,一点点地吮吸着他的气息。哈利稍微睁大了一下眼睛,出乎意料地他倒是没什么紧张情绪。不过,好像,隐隐约约的心脏抽痛了一下。风好像有点冷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久到猩红血液驱散了残存的温柔。德拉科向后靠去,哈利看着他凉薄的唇微微轻挑,勾勒出一道流星般的弧线。骨节分明的纤细手指还夹着一只燃烧着的香烟,烟雾缭绕,绕过他明如星辰的眼眸,坠入眼底的一片冷蓝湖底。

时间仿若变成油腻的胶脂,哈利就这样注视着他。注视着那些曾点亮他的光一点点,缓慢地消逝。血腥的气息弥漫,像那年春天的薄荷一般刺痛着他的眼睛,尝试着勾出那最后剩下的一丝半点伤感。然后,再然后。当最后一点点光都了无痕迹了。


06)

德拉科知道自己即将迎来的命运,这无所谓。反正这一切都只是很早之前都写好的剧本罢了。不过,在谢幕的时候,他还是做了点改变。

在最后的时刻,在他感觉到身子往后坠落的时候,笑意漫上他的嘴角……德拉科突然用手攥紧了哈利的手腕。


07)

时间在此刻又突然加速,从远处看,就只有两个黑色的小点坠下。几秒后,河面用重新平静下来。不知是过分的恨意,还是爱意,均在这时,变成一粒星尘,随着流动的水,飘向远方。

然后过了一阵子,湖面又有了一阵动静。哈利游了上来,他望了望水下。刚刚腰间的推力绝对不是幻觉。不过那也不过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最后的一点善心,哈利这样想着。

可是,突然间脑海闪过一个念头。“你这样想,他会伤心的。” 哈利又愣住了,今晚的风又吹过来了。


尾声)

月光浅浅淡淡的的掷下了几只铂金色的箭,划开哈利眼前的雾。他把手压在胸口,却怎么都感受不到自己的心跳。那个曾经扑通扑通的东西,跟着那个人,好像也一同死去了。

今晚的风,好像真的有点太冷了。

Me!

Hi!我是林盼!我喜欢Levi兵长!

(美貌头像和封面来自 @谢池春 老师)

很感谢所有支持我,或者花时间看的人。你们的每个喜爱都是对我莫大的鼓励,也因此我愿意一直努力。


我开的坑,一定会填的。日常更的东西呢,没有啥规矩,可能是文,可能是摘抄,可能是随笔,不过我会建合集,所以不会乱的啦。


然后作为正在努力考大学的我,希望我们都可以所向披靡!


“我喜欢你呀,就像一颗酒心草莓软糖,从心间甜到脚尖。”

看窗外海浪呼啸,击碎所有的粉饰太平和寂寥无望。


图源:(网易云上看到的,侵删)

瓦尔登湖

我看到那些岁月如何奔驰,挨过了冬季,便迎来了春天。


— — 梭罗 《瓦尔登湖》

Drarry 文手推荐 + 巴赫老师的抽奖repo

一个真情实意的repo (巴赫太太2000fo抽奖)(大家原谅一下我的自私,没有发太太写了什么)

借这个机会我要向大家推荐巴赫老师,她真的太不错了,太不错了。自从看了她的时笺婚后,就完全入了她的粉! 


最后,请原谅我因为激动导致的语言混乱,和占tag!大家一定要去check一下这位厉害的Drarry文手!

 @巴赫 
谢谢太太

若说相思愁多楽少,那当长安开遍桃花,我便要止了这爱意浓浓,让这满山红晕,点缀刻骨情思。素衣戎装,烈火如风,“ 在这月色与雪色之间,你是第三种绝色。”


— — 林盼